首頁 加入最愛 留言板 網站導覽 FACEBOOK

大師文選


發布日期 2017-06-18
標題 空海的年青時代
內容 真魚自在

在公元七七四年的六月十五日,在日本四國讚岐這個地方,一個小孩子呱呱落地,他就是空海和尚。他出生的時候,父母為他取名真魚。何以叫真魚?因為他的父母認為一條魚在河裡游的時候是最自在。魚、在本身的意念中,並不用擔負宿世的業債。真魚的意思,就是無須擔負任何宿世業債而能夠自由自在地生活。

少年空海

空海的父親叫佐伯直田,是日本四國的豪族,祖上從事採礦業。母親阿刀氏一族,是多世移居日本的漢人,其家族也從事產鐵業。空海自幼得到母親及舅父教授漢文,除能寫得一手很好的書法外,更熟讀中國古代文學,對於家族的採礦業,也很尊至學習,故空海對探查礦胍,採礦、精鍊加工、開掘井泉及土木工程等知識,十分精通。

空海的舅父名阿刀大足,是朝廷的漢學導師 (桓武天皇的皇子伊予親王的老師),藉著舅父的關係,空海在十七歲的時候,順利入讀京城的大學,當時全族人對空海都寄以厚望,希望他可以在京城獲得高官厚職。可是空海在大學讀了還不夠一年,因為不滿朝廷制度,而且感到所學不能滿足他的要求,毅然退學,在國內走訪名山大川,訪尋名師學習各種宗教和哲學。

人生的疑問

空海早於童年時已經開始對人生產生疑問,就是人生為了甚麼?到底人是否真的能夠突破自己既有的空間,超越自己的能力,做出超越自己的事?人是否可以即身成佛?童年的空海已經對宇宙人生充滿好奇和疑問,他走到山崖之上,對宇宙說他現在就從這個崖跳下去,假如他死掉,証明他只是一個普通人,世上亦沒有佛的存在。假如他沒有死掉,証明世上真的有佛法存在,他一生具有無比的使命,去弘揚佛教的大業。歷史紀錄空海真的從懸崖跳下去,並奇蹟地進入另一次元,達到開悟。
空海的修持

虛空藏求聞持法

空海在偶然的因緣下,遇到勤操和尚。勤操和尚傳授空海「虛空藏求聞持法」並告訴空海只要唸誦虛空藏菩薩本尊咒一百萬次,便能獲得感應,但這一個是大自然的法門,必須重回母胎之中去修持。一個已經出生的人,如何重回母胎呢?重回母胎的意思當然並非真的重回母體,密法的觀念,是以大自然去代表母胎,母胎就是山岳。只要將個人放回母胎之中,徹底清洗之後,重新再出世一次,個人便能得到重新的改造。所以,空海得聞此法頓覺大開般若之門,遂入山林修行,去感受重回母胎的滋味。他先居住於四國阿波的大龍岳,即現今太龍寺,再到土佐室戶岬內一個山洞中,勤修求聞持法。

山中修行

空海自小已經學習到山中的知識和技能,被長輩教導那些植物有毒不能觸摸,那些植物的葉摘下揉爛塗在身上,蚊蟲就不會叮咬;如何看日照和星辰來辨別方向和位置等。且空海又喜歡和農民交往,早已學懂山中那些植物可吃,那些有藥用功效,所以空海當年在山中的修行是如魚得水。

由於空海在山中所修行的是虛空藏求聞持法,是掌管大自然宇宙的法門,使他能夠與大自然融為一體,開始洞悉宇宙大自然的奧秘,能感應到虛空藏菩薩並與之產生共鳴。空海對大自然沒有恐懼,當他融入大自然的時候,他明白到無論有太陽、颳大雪、下大雨、有大風,都只是大自然一種循環不息的現象,沒有好與壞的分別,所有好壞只是人類加諸於大自然的觀念,世間萬物都是人類的知識障而已。所以空海在山上修行的時候,無論下雨還是天晴,無論下雪還是大風,他永遠都坐在太龍山的山峰上靜坐,但依然沒有病倒,因為他思想上根本沒有冷熱、好壞、生病與健康、安全與危險的分別。空海精進修行,在還未赴唐求法之前,空海已經花了十年時候進行密宗的修持。
空海的弘願

第一個弘願

空海的投崖証佛得出一個自內証,就是只有連死亡也嘗試過的人,才可以有勇氣做任何的事。只有修死亡法,才能置於死地而再生!空海當時有一個靈感,他認為要令自己一世活出光輝,要在這一輩子走出一條光輝的大道,就必須找一個人作為模仿的對象。他知道西方世界中有一個人叫釋迦牟尼,這個人在三十一歲時已開悟。當時大師才二十多歲,便立下第一個宏願,就是他一定要在三十一歲那年開悟,有如釋迦牟尼佛一樣地開悟。結果空海果然在三十一歲那年,在太龍山完成修持虛空藏求聞持法,從太龍山走回眾生之中。

不空轉世

自此之後,空海想通了一件事,就是佛祖在那一年做那一件事,他亦跟隨做相同的事。空海想出一個很聰明的方法,如何去支持自己走佛祖所走的道路,如何去成就大事業,就是告訴自己:「我是不空三藏的轉世。」不空三藏是中國唐代密法興盛的八十八年之中,以神通最著名的一個密法祖師,亦是密宗最神秘高深的理趣經的翻譯者。大家都知道唐代有安史之亂,唐玄宗被迫離開京城去逃難,當時有一個人留在京城沒有離開,就是不空三藏。唐玄宗命不空三藏留在寺廟,每天做密宗獨有的護摩法事去幫助平亂。結果不空三藏連續做了七天護摩法事之後,安祿山和史思明突然精神失常,安史之亂瞬間被平定。

出生日的爭議

在日本的歷史中,一直在爭論空海究竟在那月那日出世,其實當年空海入山的時候,他領悟到一個智慧,那就是人生是要令自己成為偉人。他發現只要肯定自己是偉人的再世,他便可以在這一世中,達致與前人一樣偉大。於是當時空海確立了自己的出生日期為六月十五日,是公元七七四年六月十五日,因為這一天正是中國密法第四代祖師不空三藏逝世的日子,亦即是在不空三藏逝世當天,空海在日本誕生。只有這樣,空海才能夠賦予自己一個不可退縮的理由,既然空海是不空三藏的再世,他一生中必然要做出超越不空三藏的事情。歷史上從沒有一個人,用這種特殊的方法去認定自己,而迫令自己在未來的日子和生活中,成就如此大的事業。空海這個奇妙的示範,可說是前無古人,後無來者。

即身成佛

空海的弘願是以有限的生命去做無限光輝的事業。空海通過走入山中修行,返回母胎之中修持,而當他認為已經修行成功之後,他從山上走回俗世之中,根據佛法中說,成佛後不涅槃,回來渡眾生者為菩薩也。可以說空海當年,在未赴中國之前,於太龍山上修持虛空藏求聞持法的時候,其實早已經即身成佛了。

再加上空海認定自己是佛菩薩及祖師爺的降生,並肯定自己與佛陀所走的軌跡完全一樣,他成功地走上佛陀即身成佛的道路。由不空三藏的投胎,以至與佛祖一生遭遇完全相同的兩條線重疊之下所產生的一個人,空海的際遇和思維方法實是與眾不同!
空海赴唐

空海赴唐

在公元八○四年六月,空海和尚從日本乘遣唐船來到中國取經。古時從海路到其他國家,是一件很危險的事,經常因遇上大風浪而未能成功到達目的地。而當年空海所坐的船,亦遇上暴風雨,於八月十日,漂流到福州赤岸鎮,初時福州官吏還以為他們是倭寇,不許他們上岸,最後空海寫上陳情表,說明來唐實情,觀察使始知他們的用意,禮待這班遣唐使,並申報長安。空海輾轉經過半年時間,在公元八○四年的十二月二十三日,終於成功抵達中國的長安。當時中國是全世界最繁盛的集中地,而首都長安是全中國最繁盛的地方。一同乘遣唐船來中國的人都先後離開了,剩下空海繼續留在長安,住在長安的西明寺內。 

印度之夢

空海來中國的目的,是希望能夠學習到盛唐時代的密法,當時唐代密法的祖師,就是惠果阿闍黎。可是空海到達長安之後,並沒有馬上拜見惠果,這是宗教歷史上一個爭論的問題。空海在公元在八○四年的十二月二十三日已經抵達長安,何以空海要在到達長安的七個月後,才登門拜見惠果?在這七個月當中,究竟空海正在盤算甚麼?這是歷史上備受爭議的一段,亦是空海傳奇中有趣的七個月,何以空海要在長安輾轉居住了七個月?原來在這七個月當中,空海在西明寺打探一個很重要的消息,就是當時的空海希望到達印度。其實空海赴唐的最終目的,是他希望到印度學習密法,由於密法是由印度傳入,為了希望學到最純正、最好的密法,這是佛教徒都會擁有的思維。

梵我一如

在這個時候,空海遇到兩位由印度來到中國的密宗大師,一位是般若三藏,另一位是牟尼室利三藏,兩位都是印度密宗末落之後,從印度來華的兩位密宗末代高僧。空海跟隨般若三藏學習梵文,梵文即是印度文,佛教徒要學習佛教,很自然會傾慕於學習梵文,密法講求即身成佛,成佛當然要說佛的語言,而梵文就是佛祖釋迦牟尼的語言。空海亦跟隨牟尼室利三藏學習古印度的哲學,大家都知道,佛教雖然由佛祖釋迦牟尼所創,但其實印度本身有很高超的文明,而釋迦牟尼的智慧,是採納自古印度的哲學,空海要學習最純正的佛理,自然亦希望學習印度哲學。

般若三藏和弁尼室利三藏告訴空海,印度及釋迦牟尼的哲學,所講求是四個字,就是「梵我一如」。梵即是宇宙,即是密宗所說的大日如來。「梵我一如」的意思,是當你認定自己便是佛,自己便是梵,將這個觀念確立下來之後,只要具有這種強烈的意識,你已經即身成佛。

般若三藏及弁尼室利三藏還告訴空海,密法在印度已經衰落。密法傳來中土之後,中土唯一能夠將密法演繹得出神入化,將密法發揮到最極點的人物,就是惠果金剛阿闍黎。空海由此明白,最好的密法並非在印度,而是在中國。密法在印度發展至最巔峰之後,已經沒落,目今將密法發展至最巔峰的人,就是惠果,空海要學習密法,必須處於最巔峰狀態的惠果。般若三藏亦對空海說,由中國至印度的路程非常遙遠和艱辛,何況中國已經有高僧由中國到西域的天竺去取經,那個就是著名的唐三藏唐玄奘法師。空海即使再重複做一次,都無法超越前人的豐功偉績。

這番說話觸動了空海,空海一生的意念,是要達到一個目標,就是「超人」,即是要做一些前所未有、超越前人的事情。既然唐三藏已經到了印度取經,空海即使再到印度,只不過是跟隨唐三藏的足跡,他的成就亦必然只能位於唐三藏之下。空海不希望做另一個唐三藏,經過七個月的折騰,最後他打消到印度的念頭。因空海頓悟了一個很大的智慧,就是只要能夠開悟,根本無須到達任何一個地方。只要能夠明白佛法,明白我是大日如來,大日如來便是我,明白梵我如一的道理,根本無需讀書學法。讀書學法的目的,無非要令修行人明白大日如來便是自己而已。

佛祖的神交

空海在那七個月的折騰日子當中,那深層思想是想到達印度,但他知道無法到達印度,他只到了現在絲綢之路的入口。當空海知道他無法到達印度,就在那個晚上,他作了連續三天的入定,在入定的世界中追尋印度的釋迦牟尼佛。在空海的著作及在他的弟子真濟所寫的《弘法大師傳》中,有提到空海一生人最大的遺憾,就是沒有親身到過印度。但他在嘉裕關前冥想靜坐的時候,三日三夜進入入定之中,到達印度去尋找釋迦牟尼。根據真濟在書中的描述,空海跪在佛祖釋迦牟尼佛的前面,問佛祖一句說話:「何謂即身成佛?」佛祖釋迦牟尼報以一笑,說:「佛即是我,我即是佛。」( 現在我們經常說的「佛即是我,我即是佛。」乃來自空海入定時,與佛祖釋迦牟尼佛見面的時候,佛祖所說的話。) 

空海在未見惠果時已知道,印度已無密法的傳人,因此去印度已沒意義了,而成佛不在去學,而在求開悟,自己既已開悟,還去學什麼呢?空海在悟到「佛我一如」之境時,已達密法之殊勝處,而後來三個月內獲傳惠果二部大法,也只是追回技術,他是先開悟,後學法的。
得惠果傳衣砵

拜見惠果

空海在公元八○五年六月到達西安的青龍寺,正式拜見惠果金剛阿闍黎。空海要追尋密宗最高的智慧,最巔峰的密法,那就是密宗金胎兩部曼荼羅的大法,此法可以幫助我們獲得解脫,跟宇宙融成一體。當空海拜見惠果的時候,惠果說:「我已經等你很久!」 

惠果的期待

惠果真的說過那句話嗎?其實惠果當時並非真的正在等待空海,亦並沒有預見空海的出現,只是他聽完海空回答他的問題之後,明白這個便是他等待很久要見的人。所以惠果並非一見到空海,便馬上說已經等他很久,而是惠果跟空海對答之後,明白這個便是他期待的人,因為他知道能夠繼承密法的就是空海這個人。究竟惠果聽到空海說甚麼,而令他覺這個就是他要傳法的人?當時惠果問空海:「密宗講求身口意三密加持,你認為那一個密最重要?」空海回答說:「我認為手印最重要。」「何解?」「因為手印就是我們的外表,即是我們的身體。我們要令身體成佛,才能夠活生生地令身邊所有人信服密法。」惠果再問:「何謂金剛界和胎藏界曼荼羅?」對於空海來說,這個本該為他不認識的題目。當時空海回答說:「這個便是我們大腦的思維。」

日本研究空海的書籍,曾經對這段說話作出研究,認為空海在未拜見惠果之前,已經開悟。他開悟的原因,是他明白求佛法並非要去某一處地方,或者要找某一位老師,而是要找到機緣去頓悟我是宇宙,宇宙便是我。只要頓悟這個道理,一切修行儀軌都不再重要。正如一個人要過河,他的目的地是彼岸,過程中他用那一種方法去過河,已經不再重要,最重要是能夠到達彼岸。

將衣砵傳給空海

惠果聽到空海的回答之後,他決定將衣砵傳給空海,因為惠果明白在他的弟子之中,只有空海可以將密法的道理哲學化、教理化、傳承化。

何謂哲學化?那就是將密法中所有神通法術,通過宇宙哲學去解釋和演繹,惠果認為,只有用這一種方式去演繹密法,才可以將密法發揚光大。空海能夠取悅惠果,源自空海能夠將密教哲學化,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轉捩點。

其次是將密法教理化,那就是必須將密法的內容演變成一種學識、智慧和哲學,才可以將之生生世世地代代相傳下去。空海能夠感動惠果,在於他懂得如何活潑地將密法傳承下來。

惠果深刻地明白,密法在印度大盛後衰落,傳至中國大盛之後,亦必然要面對密法在中國的沒落,他有需要將密法傳給外地人,而這個人亦必定然會為密法創造第三個高峰。事實上惠果在未見空海之前,已經有意將密法傳至韓國、日本、東南亞等地,當時惠果的弟子中不乏從外地而來的人,但沒有一個人能夠及得上空海,能夠將所學的道理演繹出來。惠果預見密法東移,由印度東來中國,中國下傳至東,正是「日本」
空海的特殊

傳法弟子

世界上所有高僧都希望能夠找到了解自己的弟子,亦即是一個可以將修行和思維發揚光大的弟子,天下間所有高僧大德,都懷有這種想法。惠果都不例外,惠果一直找尋一位能將他的密法思想發揚光大,能夠將這一套宗教思想哲學化、教理化、傳承化的弟子。惠果遇到空海,便看到空海有這種特殊氣質。當時空海在六月上旬拜見惠果,同年的八月十日已經灌頂成為金剛阿闍黎,空海在惠果身邊其實只不過修行了兩個月,便完成學習密宗的金胎二部大法及灌頂成為阿闍黎,並傳承惠果的衣砵。惠果於同年十二月十五日入滅,空海與惠果的相處只不過前後短短六個月的時間。 

投花証佛

密宗有一種最神秘的投花証佛儀式,修行人閉上眼睛,走進金剛界和胎藏界的壇城入面,結上大手印,然後將手中的蓮花投在金剛界和胎藏界的曼荼羅裡面。如果投花者是已經開悟的人,那朵花必然投進中央的大日如來壇城之上,沒有僥倖,亦沒有例外。當空海被帶入壇城的時候,在第一次胎藏界投花中,投得大日如來,之後在金剛界的曼荼羅投花,所投亦是大日如來。當時惠果禁不住驚歎:「不不可可,思思議議!」意思即是「不可思議。」惠果隨即說:「遍照金剛!」遍照金剛即是大日如來,由於空海連續兩次投花的結果,皆為大日如來,所以將空海稱為大日如來,但我們不說大日如來,而是改用另一個稱號去代表,稱為「遍照金剛。」所以時至今天,我們稱空海弘法大師為「南無大師遍照金剛」,就是來自這個淵源。南無大師指空海,遍照金剛指與大日如來瑜伽如一的空海和尚。

成佛的見証

其實在空海心中,他早已認定自己是大日如來,他無須再到印度,無須再研究如何搭橋,如何坐船,因為他已經到達了彼岸。空海修持二部大法,只不過是進一步引証他的思維是否正確。當他的花投向大日如來,便証實了他早在四國修行的時候,他已經明白自己具有大願力去成為大日如來,他已經開悟了。當空海投花的時候,他其實作出了人生的另一個賭注,就是他要証實自己是否就是大日如來。假如他就是佛,就是大日如來,那朵花必定投在大日如來之上,沒有第二個可能性。這次投花証實了大師的開悟,亦証實空海已經即身成佛,無須經歷三大阿僧祗劫,而是直接通過密法的修持即身成佛。

人生賭注

空海在日本的四國投崖証佛,來証實這世上真的有佛陀存在,証實自己背負著歷史使命,那是他人生的第一次賭注。空海赴唐之後,他到西安的青龍寺拜見惠果,並且投花証佛,証實自己已經即身成佛,那是他人生的第二次賭注。當他返回日本之後,為了証實他的修行成功,他投下第三次賭注,那就是「清涼宗論」,他在天皇及眾人面前變成大日如來,那是他人生的第三個挑戰。

三國相傳

為了確立空海就是惠果的傳人,惠果臨終時指定由空海負責寫他的墓誌銘。一個高僧死後,他的碑文由誰人去撰寫,是極為重要之事。惠果指定由空海去撰寫墓誌銘,已經明確表明空海就是傳承惠果法脈的人。這亦顯示出惠果的遠見,因為假如他將衣砵傳給中國人的話,密法便會從此滅亡。惠果將密法傳給空海,使密法依循著歷史的盛衰,三國相傳,即是由印度傳到中國,再由中國傳到日本,並且在日本發揚光大,使密法得以保存,不會凋謝。惠果將密法傳給空海的另一個心願,是希望密法可以在日本人的手中保存下來,使到未來有一天,這個法可以回歸中國。
空海歸國

空海的歸國

惠果在公元八○五年十二月入滅,八○六年十月,空海歸國返回日本。他的歸國,也是一種「超人」的行為,因為他的下一個使命,就是將這個宗教帶回日本,使這個宗教在日本創造另一個高潮。繼印度的高峰、中國的高峰以後,空海要憑他的雙手,在日本創造另一個高峰。這些正是空海要做的事,前人從沒有做過,那是足可以令空海成為一代偉人的超人行為。空海聽從惠果的吩咐,盡快離開中國,因為惠果已經預見中國即將要滅佛。空海將所有與密法有關的東西都一併帶走,包括以李真為首的中國畫師、雕刻師,全部跟隨空海返回日本,去延續密法的法燈。 

沉寂悶局

空海返回日本之後,有兩年時間處於一個沉寂的悶局,因為空海以留學生身份到中國,必須在中國逗留二十年才可以回國,這是國家的法例。空海到中國只不過前後兩年便回國,在日本戶籍的登記中,他屬於犯法的人。空海返回日本之後,到了福岡的太宰寺停留,他心中要盤算如何在日本再創另一個密法的高峰。

重回母胎

當空海無助的時候,他重回他的母胎,在公元八○七年,他背負著提早歸國的罪名,返回家鄉四國的太龍山,在室戶岬逗留了兩年時間。在這兩年之中,他參拜了很多由密法前輩行基菩薩所創建的寺廟,亦在山上重過年青時修行的日子。在這段時間入面,他將二部大法的修持,通過這兩年進一步地消化。他明白到要將密法帶上另一個高潮,不能像中國一樣,只將密法依附在皇帝身邊,他必須將密法普及至民間,才能使密法不至於像中國只能興盛八十八年,而是千秋萬代地流傳下去。中國密法的失敗,是由於只能在皇室和貴族之間傳承,並沒有將密法傳入民間,因此瞬間便絕傳。空海體驗到行基菩薩將佛法傳入平民,做很多民間教育的工作,藉此將佛法弘揚。他從行基菩薩的教育和基業中,明白到宗教一定要傳入眾群之間,才可以使這個宗教生生世世地延續下去。

重新振作

公元八○八年,空海決定重新站起來。為了解脫提早歸國的罪行,並且使密法在日本流傳,他想到一個辦法,就是到槙尾山寺拜會一個人。槙尾山寺是空海得道的寺廟,後來由空海改成觀心寺,擺放如意輪觀音。空海在槙尾山寺約見一個與他一生都糾纏不清的一個人,那個就是最澄。他要通過最澄,將他重新帶引進入日本的皇族圈中,去重新建立密教的威信。在公元八○九年七月十六日,空海正式進駐一間寺廟,這間寺廟屬於最澄的弟子,是一個貴族所擁有族寺,那就是神護寺,當時最澄運用他的影響力,將空海送到神護寺。

清涼寺的神跡

公元八○九年十一月十一日,最澄讓空海進行一個鎮護國家的密宗大法事。當時日本正值嵯峨天皇登位,年紀只有二十四歲,他登基之後,害怕其他勢力造反,於是最澄讓空海進行鎮護國家的法事,藉此使空海有機會與嵯峨天皇見面。空海為國家進行法事之餘,告訴嵯峨天皇他從中國取得無上大法。為了証明這個法的殊勝,空海請天皇召來所有朝臣,在眾人面前顯現神跡,這就之前提到的「清涼宗論」,大師在清涼寺中,顯現即身成佛,將自己的容貌變成大日如來。

最澄的幫助

事後空海所以要為最澄在神護寺灌頂,並且願意授以二部大法,這是由於空海要報恩。當空海預視自己在四十二歲會遇到大厄的時候,他希望最澄能夠繼承二部大法,可惜最澄最終令他失望。但無論如何,空海的復出,以至他再為天皇所重用,在整個過程之中,最澄發揮了很重要的潤滑作用,這件事情記載在歷史之中,是無容爭議的事實。

平民寺廟

空海由歸國後的沉寂,以至受到天皇重用,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轉折,而他亦由此領悟到,密法在他手中,不能只為帝王服務。假如空海只立志為天皇服務,他只須留守東寺便可以。但空海要建立高野山,因為高野山並非官方的寺廟,那是一間平民的寺廟,是屬於大師弟子的寺廟。空海要將密法在日本弘揚,如何令密法生生世世不會死亡,只有一個方法,就是除了使貴族可以運用密法之外,所有平民都有權利去學習密法。

歷史革命

這一個便是空海弘法大師在整個密宗歷史上的最重大革命,這個革命對今天所有密宗弟子的啟發,就是密宗不再是博士宗教,不能只讓博士或有識之士去修習。密法是即使販夫走卒之輩都有機會修習的宗教,所有人都應該有平等的機會去學習智慧,不應將機會只給少數人。將宗教平民化,是早由空海所開創和建造的。從空海弘法大師傳奇之中,我們可以窺視到大師早在一千二百年前,已經明白密法屬於人民,而並非只屬於貴族和少數人。假如密法只能成為皇族的專利,密法必然會隨著政治的轉變而消失。空海所開創之真言宗之所以能經歷一千二百多年而歷久不衰,這主要是因為空海弘法大師之先見。
圖片 圖片


推文到推特 推文到臉書


回上頁   |   下一則

購物車
購物車
瀏覽紀錄
瀏覽紀錄
查詢訂單
填寫已付款單
會員登入
帳號
密碼

忘記密碼? 註冊